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张维忠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醉里挑灯看剑———读张维忠的书法

2016-12-28 09:33:03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韩静霆
A-A+

  维忠平和沉静,敦厚质朴,当然,不经意间,他的眉睫之间,也会掠过一隙不易捉到的聪慧与机灵。

  维忠选择楷书为主要兵刃,真是天赐大器。

  我想,楷书或可称之为书法中军大帐前的正规队列?谁不是从小上着“大楷”“小楷”的课,一路走来的呢?满眼都是楷书呵,书上,报上,手边闲散的广告上,印的都是。楷书剩式运行,跳跃的空间有限。也是,灵魂穿上了制服如何能狂舞野唱?当今画坛书坊速成的“艺术家”们对楷书趋避如鼠,现而今飘忽的“大师”冠冕,也难得落在“楷家”头上,因之“楷家”难寻。

  身钟繇,二王,颜柳褚之后,点化楷书生命的圣手,谁知道隐于雾迷云深的哪座圣山?

  写楷,对于书家,需要一种生命的勇气,生命的定力,生命的搏击力。

  维忠偏偏矢志不渝的爱上了“楷”。

  这时候,他的平和、沉稳、质朴和聪慧全部用上了。他锲而不舍,持之以恒,深入研磨,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正之于心,宗之于灵,得之于手。在追逐楷书新的审美高度过程中,维忠纵观古今,熔铸本我,用志不分,凝神屏息,终于达到了法字严谨而飘逸,用笔劲到而绮丽,章法奇崛而空灵的高度,特别是那些与行书相融的作品充盈着魏韵儒风,人文气象,由此得到“兰亭”偏爱,实至名归。

  我于书法完全是“槛外人”,只觉得维忠的书法写的好,却难以尽述奇妙。言既不追,笔固知止,便默默地把玩其坚实而绮丽的手卷,不知再说些什么好。

  忽然想到一些情景,或可携来描摹维忠的书法:

  平沙落雁,雨打芭蕉,一苇渡江,越女新装。

  那日,我对维忠说,请他狂放两幅行草,让我看看他的另一番气度。我当然是“项庄舞剑”。他呢,或许能在书间得稼轩之助“醉里挑灯看剑”或“沙场秋点兵”。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张维忠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