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张维忠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亦论“作真如草”

2016-12-27 08:57:02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张维忠
A-A+

  纵观中国书法发展史,书体的演变,书体之间的相互包容,从最原始的状态中即已蕴含了彼此。如,欧阳询的九成宫碑,其中就藏有北碑的痕迹,甚至有的点划都很相似;再如张迁碑,方峻隶书中饱含了篆书的写法,有的俨然就是篆书的结字,这样的例子很多等,这都给我们在研习楷书时打开了一个思路,那就是无论主攻哪个书体都要学会融汇贯通,正如孙过庭《书谱》“草不兼真,殆于专谨;真不通草,殊非翰札”所记,前人对真、草书互融有过不少论述,这一阐述是经过无数人的实践所证实的经验,在处处充满诱惑力、书坛百家争鸣的当下,今再围绕“作真如草”这个主题赘述,对此我的理解是:楷书书写过程中在注重法度和书写速度的同时,还要辩证借鉴其它书体的结字、用笔和意趣融入其中,以丰富其结字的变化、用笔的节奏、情趣的宣泄,进而最大程度地表现作者的内心世界和艺术表现力,这种书写状态与笔墨当随时代是相一致的。

  作楷如草可强“势”。蔡邕《九势》“书肇于自然,自然既立,阴阳生矣,阴阳既生,形势出矣。藏头护尾,国在其中,下笔用力,肌肤之丽。故曰:势来不可止,势去不可遏,惟笔软则奇怪生焉。”“势”在书学中十分重要,我认为其势来源于形,有形必有势,这种势是运动的,充满张力的。速度是势的典型表现,当我们在书写楷书时,揉入行草笔意,加快了书的速度,增强了线条的律动感,给本来法度森森的楷书注入动感,打破其静穆的常态,此时楷书的态势是充满生机的,行草之笔或行草之意让楷书活了起来,从而产生强烈的视觉冲击力,更能激起读者的共鸣。

  作楷如草可顺“气”。我觉得楷书创作的难点除了讲“法”之外,就是作品的气息贯通,这里指的气息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单字的气息,二是章法的气息。初学楷书都会有一个共同的困惑点,那就是很难把基本的笔划有机地组合起来,无论是临帖还创作,感到结字显得生硬,究其原因就是缺少笔划之间上承下合的气息。对于一幅作品来说,就是字与字之间、行与行之间的呼应,如果这两者之间的呼应不够,整幅作品会显得呆板,没有生气。书写过程中注入行意就是增强楷书作品血脉贯通、气势连贯的“催化剂”,作品更富有节奏感,通篇气息更加通达。

  作楷如草可增“趣”。楷书要写到位比较容易,而要写出味道则很难。在书法创作中,“到位”和“味道”是一对矛盾的统一体,如果写得太到位了,将会失去味道,如果一度强调味道,必将导致到位的缺失。因此,能把一幅楷书作品写出味道来是每一个书家都愿追求的“梦”,要实现这个梦,“作楷如草”就是个很好的思路和办法。

  作楷如草可激“情”。在五体中楷书是最讲求“法”的。过多强调“法”,也是规律性的东西过多,会束缚作者的书写性情的发挥,有人说楷书不像行草书,难以写出性情来。我觉得只要得法,楷书也是可以写出性情来的。楷书同样可以用速度打破僵化,用浓淡干湿表现节奏,用多变的线条体现生机。孙伯翔先生在楷书中揉入行草笔意,适当加入行草字,让庄严肃穆的魏楷变得活泼而不失凝重,作品中充满了情感,他的“魏楷书”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张维忠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